丝瓜视频屁股

从某些特性上而言,这门金刚不坏神功,跟自己修持的移花宫绝学——混元真气,有着异曲同工的效果。

就这一点而言,就已经足够引起卫无忌的兴趣了。

再者而言,金刚不坏神功,似乎是一门由内而外,顶级的锤炼肉身的武功。

卫无忌的肉身,在他国术修行到了见神不坏境界之后,就已经达到了一个难以轻松突破的限制级顶峰,后来在混元内气,甚至于混元真气的缓慢滋养之下,虽然亦有进步。

但这个被动进步的速度,无疑是达不到卫无忌要求的。纵然混元真气的修行,本身已然得天独厚,一年修行就能媲美旁人二十年的修行。

“有点儿意思!解解渴,也算是不错。”一个人踏步在这人来人往的小镇街道之上,沿街的阵阵叫卖声,说明这个镇子,还是具有一定的繁华基础。

无意间抬眸,看到了路边一家卖果子的店,一抹笑容,不自觉的出现在了卫无忌的嘴角之上。

人生能够相逢,即是缘分,从这一点来看,他在这个世界所能获得的机遇,未必就比那天命猪脚差不多。

毕竟不是谁都能一出门,就在这熙熙攘攘的人迹来往之中,遇到那一柄曾经最富盛名的刀。

“先来二斤果子,尝尝鲜。”心中转动着念头,卫无忌在这一路路边的果子摊前,坐了下来。

“好咧,大爷您稍等。”卖果子的小伙计,一瞬间的发愣之后,随即热情的说道。

“很香的果子,小徒弟削的果子,味道尚且如此不错。不知道若是老板出手,又是一番什么滋味儿。”小伙计削果子皮的功夫,无疑是经过千锤百炼的,不大一会儿功夫,一大盘不沾一丝果皮,水嫩如晶莹剔透的水晶一般果肉,就放在了卫无忌的面前。

图书馆里的黑长直素颜美女

“小徒弟的手艺,不能让客人满意吗?”这话让这个热情招待的小伙计,一阵儿愕然和沉默。

再然后响起的便是这一道,沉稳的声音。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,站在了小伙计旁边。

“对于口腹之欲,虽有依恋,却绝不痴迷。可若是痴迷,能让我看到绝迹江湖的霸刀,痴迷苛求一番,倒也不算什么。”

卫无忌这话一落下,那个曾经满脸和煦,标准热情服务笑容的小伙子,脸上立刻阴云密布,丝丝缕缕的杀机,闪烁不定。

这样的实力,若是放到江湖上,怕也是会引起一番波动的。

想来也属正常,不管怎么说,也是曾经的绝情山庄庄主,天底下数得着的大高手,即便现如今已经选择退隐江湖,也该有几个赤胆忠心的跟随之人。

“阁下何人?”凝望着卫无忌眼眸的淡然之中,无边的凌厉气势,已经暗暗凝聚。退出了江湖的霸刀,虽说已经放下了刀,可不代表他就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,让人随便宰割的菜鸡。

江湖从来都是充满了斗争和杀戮的,因为一个莫须有的谣言,而杀灭人家满门上下的罪恶之事,也不是没有发生过,甚至不仅于一次两次。

“我不过是一个想要看霸刀的江湖浪子罢了。”卫无忌的手,抚摸着手中的剑。

“在刀断了的那一刻,霸刀就已经死了。”看着卫无忌,沉默了许久,霸道才如此说道。

“霸刀放下了刀,重新拾起了情义仁爱。可我确认为,重拾了情义的霸刀,才是真正的霸刀。”就如同西门吹雪一般,有情之剑比绝情之剑,更为厉害可怕。

“一定要强人所难吗?”霸刀不可避免的皱了皱眉,在绝情山庄那一招绝天绝地的刀过后,断了的不仅是他手里的刀,同时还有追逐江湖的名利之心。

“实非人要强求,实在是这柄剑,难以忍耐。天地苍茫,无限矿大,能在此相遇,实在是上天赐予的机会。”这样的机会,对于卫无忌而言,亦是极为难得,若是就这么错过,除非他的脑袋,让驴给踢了。

“好剑!”目光转移到了卫无忌手中握着的那柄剑,已然退出江湖,沉寂了数年的霸刀,这一刻眸色之中,绽放着令天地都为失色的精光。

“自然是好剑!不知道,这样的剑,可否让放下的刀,重新拿起?”卫无忌这般的举动,无疑是非常的咄咄逼人,蛮横不讲理。

从内心而言,他也不想对于一个已经退出江湖的高手,逼迫过甚,强人所难。

可这实在是再难得不过的机会了,他来此界的试炼任务,本来就是挑战天下高手。

霸刀若是算不得江湖之上的高手,又有哪一个敢自称自己的高手。

再者而言,他很想借着霸刀的刀,试试这方世界的水,究竟有多深!

“当年的那柄刀断了,霸刀也就死了。我也不曾想着,要将那柄刀重新铸造。所以一定要打的话,就用这个吧。”避无可避的霸刀,拿起了一旁削果子皮的刀。

“您在这儿歇着,我来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狂徒。”削皮学徒,

凶狠的瞪着卫无忌,跟霸刀说道。

江湖是个是非地,却也依旧包含于这方天地之间。退出江湖,虽能极大的避免江湖的纷扰,然人终究是在这个世上而活。

退出江湖,金盆洗手,其实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。

在众多江湖人的见证下,金盆洗手。

若是此后,再有人找麻烦,无疑是与整个江湖为敌。

江湖虽是个混乱场,却也是个面子场所。

谁要是不守规矩,扫了江湖人的面子,尤其是那些德高望重前辈的面子,无疑是一场令人头疼的大灾难。

不过江湖也终究是个实际的名利场,打铁还得自身硬,没有足够的实力,其他的都基本白搭。

“不必,别看这位少年年纪轻轻,剑法修为却实在惊人,你不会是他的对手。”霸刀摇头,他的手中,一生紧握的,唯有刀。

剑虽是个从不触碰之物,可他的境界,毕竟摆在那里。

“在这儿好好守着摊子,孩子,老板娘,我去去就回。”这是不容拒绝的霸道。

“在此地繁华之所,却有几分不妥,跟我来吧。”霸刀一步踏出,霸刀的身影,已于飘忽之间,消失在了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之上。

虽是刀法之上的大宗师,这份儿轻功,却也是不弱。

“出招吧,也不知道这么多年,我的刀,还能不能杀得了人。”一个满是翠色的偏僻竹林中,清风吹过,阵阵翠绿竹叶漂流,实在是一个文人雅士,谈师说曲,无边逍遥的好地方。

这样的地方若是沾了血,似乎实在是一种罪孽。可没办法,人在江湖,只能如此。

“虽然握着的不是当年的刀,但我肯定,一定能够杀人。因为你比当年的自己,更为强大。”看着不远处距离,站在那里手中握着一把小刀的霸刀。卫无忌握着剑的手,在隐隐的发紧。

不愧是曾经名扬天下,踏入绝顶的刀法高手,随意站在那里,隐隐而来的刀意,在卫无忌的认知中,或许只有传说中天刀,那一位坐镇岭南的阀主,能够媲美。

紧握着的剑,在刹那间出鞘,天地间陡然升起的一抹极亮之光,那是让人心惊肉跳的极剑杀伐之气。

“好剑法!”霸刀一声赞叹般轻呵声中,那一柄握在手中的削皮刀,慢慢的划过了空气。

“哈哈哈!好刀法,实在是好刀法!不愧是名动天下的霸刀。”卫无忌一声长啸,浑身的气势,这一刻部爆发。

那一刀,淡淡的划出,给了他前所未有的致命危机,森然之气,刺激的卫无忌,浑身汗毛倒竖,鸡皮疙瘩之抖。

两柄不成比例的绝世刀剑,在交锋的那一刹那,威力的爆发,直接将这片翠绿的竹林,夷为平地。

“这般的年纪,这般的剑,实在是出色至极。”霸道站在那里,遥望着那一道踏步而去的青色背影,一些类似于铁粉般的细末儿,从指缝中漏了出来。

“随着你在此踏出,江湖之上,怕是又将陷入一场纷乱之中了。”幽幽叹息声中,霸刀的身形一步踏出。

没过了多时,小镇上已经熟悉了那一个果摊的居民,惊奇的发现,那一家几口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消失于无形。

“好厉害的刀,看来这个世界的厉害,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。”踩在地面的脚步,有些沉重,随着口鼻之间气息的轻轻吐出,脸色之上气血的嫣红,烟消云散。

卫无忌有几分说不出的心惊后怕,若非他占着手中兵器的便宜,在同等的条件之下,就那一刀,他的死亡几率,就高达百分之五十,这已经是极其危险的半生半死之间了。

“不过我终究有着别人难以企及的优势。”卫无忌随即又笑了,笑的如一个孩子般灿烂,单纯。

不管怎么说,他和霸刀对战的胜利,都代表着他挑战天下高手的第一步,成功踏出。

想了想,再也没有什么好去处的卫无忌决定,去那座评论天下第一的庄子去看一看。

“这就是所谓收罗当今武林天下,各行各业第一等出色人才的天下第一庄吗?”一身青袍,手中握剑的卫无忌,看在大街之上,抬眸看着那一处庄子,有些嘀咕好奇的道。

“呵呵!上官海棠······”一道潇洒如意的公子身影,于脑海中一闪而逝。

“什么人,擅自踏入我天下第一庄?”守在门前的卫士,随着卫无忌的踏步,出声问道。

“我既然知道这里是天下第一庄,既然踏入了天下第一庄,自然是为了天下第一而来。”达到系统任务要求的天下第一,是个一时半会儿完成不了的艰巨任务,弄一个这个庄子认可的天下第一,倒也是个不错的事儿。

“这位公子,请在此稍后,管事马上会见您的。”守卫在天下第一庄的卫士,一听此话,态度缓和了不少。

这个人看着虽然年少,但既然

敢来天下第一庄挑战,想必是有过人之处的。这样的人,即便是背靠天下第一庄,能不得罪,还是不得罪的好,反正不过一句话的事儿。

“小老儿见过这位公子!”不多时,一个身穿灰黑色长袍,头发半花白的人,走到了卫无忌面前,拱手道。

“小老儿是这天下第一庄的管事,不知道,这位公子,要挑战我天下第一庄何人?”看着一身青袍,握剑站在那里卫无忌,管事眸色一瞬间的震动,能当得起天下第一庄的管事,自然不可能是个没本事的庸碌之辈,最起码,这双看人的眼睛,要颇为毒辣。

“我这个人虽然手中握着杀人的剑,平时却也喜欢几分君子之道。”这话说得管事,心里当即就是咯噔一下。

能杀人的剑,自然是这世上一等一的好剑!

“那白无瑕,既然称之为天下第一君子,那就应该琴棋书画,无所不精了,我就挑战他吧。”那白无瑕虽号称天下第一君子,背地里却是个出卖结拜兄弟的卑鄙小人。

本该让归海一刀,一刀劈死的货色,若是能为自己做点儿事情,也算是发挥他最后的价值。

“庄主,有个人登门,要挑战天下第一君子,白无瑕。”有着万三千庞大财力支持的天下第一庄,其情报能力,虽不能完媲美护龙山庄,却也差不了太多。

在卫无忌登门的那一刻,相关的情况,就已经摆在了天下第一庄庄主的桌子上。

“什么?怎么在这个时候?”看着那份儿传递而来的情报,执掌天下第一庄的上官海棠,朱无视苦心培养二十多年的玄字一号,颇为惊讶的说道。

“那个登门挑战的人,什么来历,尽快查清!”若是平时,上官海棠可能不会在意,有这么大的反应,因为这本也是天下第一庄的规矩,可是随着兵部尚书杨宇轩的被杀,种种迹象表明,这个号称天下第一君子,向来不看重名利的白无瑕,无疑扮演了一个极为不光彩的角色。

这个时候,有人上门挑战,实在不能不让上官海棠多想。

今日请个假

《诸天万界我第一》今日请个假

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

《;b诸天万界我第一;/b》笔趣读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:..co

头像

admin